手机版 - 我要投稿
您的当前位置:大庆新闻网-大庆信息 > 社会新闻 > 正文

致敬张文楷 致敬高三班主任

编辑:admin 时间:2019-06-23

原标题:大庆读本《高考·样本》后续

    如果让我选择,我还是会原路返回

    ——来自大庆四中高三班主任张文楷的故事

张文楷与同学们合影。大庆日报记者 辛士丽 摄

  写在前面的话:

  5月30日,大庆日报用4个版刊发了读本《高考·样本》,讲述了大庆四中高三(17)班刘昀杭一家和班主任张文楷备考的故事。今年高考已经结束,备考的日子成为了永远的回忆。朋友圈里,随处弥漫着师生离别的不舍与淡淡忧伤。

  “扶上马,陪一程,此后山高路远,愿来日方长。”这是最后一个晚自习,张文楷在朋友圈里发的状态。每个高三班主任都在用自己的方式目送孩子走远。3年时光,1000多个日夜,串成人生里最刻骨铭心的记忆。没有人知道,在这背后,一个班主任都经历过什么。

  还原一名年轻班主任的成长历程,大庆日报记者再访报道中的主人公——张文楷老师。谨以此篇报道致敬全市所有的高三班主任!

  考完最后一科,和学生抱成一个圈

  她在回办公室的路上哭了

  高考的3天,对孩子来说是挑战,也是解脱;对班主任来说是期盼,却也是煎熬。

  “担心他们紧张,发挥不好;担心他们粗心,忘带东西。”高考这几天,张文楷早早在教学楼门口等待,目送孩子走进考场。早早到教学楼门口迎接,等待孩子走出考场。

  6月8日,考完当天最后一科,学生们走出考场,将张文楷紧紧地抱住。

  “那种感觉,我不知道怎么用语言描述。大家只是很长时间的拥抱,抱成一个圈,没有人说话,只是静静地抱着……”张文楷说,当时校园广播里放着许巍的《蓝莲花》,一段青春的岁月即将结束,感受着彼此的心跳,是一种告别,又好像是一种升华。在这3年的时光里,她和孩子们都长大了。

  6月9日,考完口语后,学校组织班级照毕业照。在等待期间,学生们挨个找张文楷合影。有的夸“楷哥”无敌,又押上了考题;有的夸“楷哥”漂亮,笑起来整个世界都亮了;有的夸“楷哥”厉害,严肃起来不敢吱一声。报考清华美院的田上文舒,把装裱好的给张文楷画的肖像素描送给了张文楷,紧接着一张张倾诉衷肠的小卡片塞到了张文楷手里,也有学生写了藏头诗:张柳翘枝头,文采思绪透,楷篆甲骨后,老身一生游。师生情谊柔,我以数年投,会意心中谋,想念日渐露,您可还记否?

  班级里的12名男同学要把张文楷扔起来,张文楷嚷着说害怕。男生们便和张文楷抱在了一起:“高中三年,一直想抱你一下,终于实现了。”刚刚还说着笑着的学生们,抱着抱着就哭了,他们知道照了毕业照就真的毕业了,至此后天各一方,眼前这位让他们又敬又怕的女老师,将被装进回忆里。

  张文楷一直笑着安慰学生们说,今后见面的机会还很多。可在回办公室的路上,她却控制不住地大哭。这是她送走的第二批学生,昔日的点滴历历在目。她见证了他们的一路蜕变,而他们又何偿不是在陪伴她长大?

  做不好操,谁也别回教室

  回忆给学生上的高中第一课

  打开回忆的闸门,张文楷想起了当第一任班主任,第一次见到学生的场景。

  1988年出生的张文楷,2013年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大学历史系,拿到硕士学位的她同年进入到大庆四中,担任新高一年级班主任,负责教两个班级的历史。

  “新手上路”,遇到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军训。

  “我上学的时候,因为对紫外线过敏,为了躲避军训用尽了小心机。当了班主任没法再躲了,我是全班学生的榜样和依靠。”白天有教官主训,张文楷心里还算有底。到了晚上,该班主任督促学生练广播操了。“一下子面对几十个淘气的孩子,我脑子里想的都是《孙子兵法》。”张文楷说。

  已经军训一天的孩子们心不在焉,懒洋洋地伸着胳膊,张文楷怎么说孩子们都听不进去,一跟音乐,没一个动作能合上拍。眼看天就黑了,孩子们不但不着急,还吵着要休息。

  “想休息,想玩儿都可以,但是今天的任务就是学会这套广播体操,练会为止,行不行?”

  “行——”孩子们拉着长音敷衍着。

  张文楷没有再说话,只是笑着看着他们。到了考核时间,结果站不像站,蹲不像蹲。有学生开始发牢骚,说自己被蚊子咬出了好多包。

网站地图 | 热门标签

免责声明: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,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,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!谢谢您的合作!

Copyright © 2019 大庆新闻网-大庆信息 All Rights Reserved.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