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- 我要投稿
您的当前位置:大庆新闻网-大庆信息 > 社会新闻 > 正文

南果北移:王振颠覆了"淮南生橘淮北生枳"的古训

编辑:admin 时间:2019-04-28

  原标题:他重塑了这块土地

      这块土地也重塑了他

      南果北移:王振颠覆了“淮南生橘淮北生枳”的古训

  “……我想起了一句话,说新时期的农业人呐,都是探险者,如果成不了先驱,就让我们成为先烈吧!”

  “……我想要深入生活,吸出生活中所有的精髓,彻底打败所有不属于生活的东西……去面对生活的本质,思考我们生命最为核心处的价值。”

  故事梗概

  自古以来,地处我国东北最北段的黑龙江,因天气寒凉,可种植的水果品种少,只有李子、杏、海棠等小果,因而被国家划分为“水果不宜区”。而我国春秋时就有“橘生淮南则为橘,生于淮北则为枳”的说法,说的就是随着气候、土壤等生长条件的改变,在淮南能结出又大又红的橘子,到了淮北却只能结出又酸又涩的枳。

  王振却成为颠覆这个客观史实的先驱者,历经8年探索,实现了“南果北移”500公里的突破,跨越9个纬度的技术创新,推动了龙江水果产业的蓬勃发展,全面结束黑龙江“水果不宜区”的历史!

  王振,肇源人,1991年考入东北农业大学,是小村第一个走出去的大学生。1998年辞职下海经商。2011年带千万元返乡,从一个白面书生的大城市人变为一个新型职业农民。

新时期的农业人呐,都是探险者,如果成不了先驱,就让我们成为先烈吧。

  “我一整就上那边小树林坐一会儿,那有个八家河,夏天时候可漂亮了。”王振跟同行的肇源县农业局的干部说着话。“我坐在那时,就想起农民的目光,充满了无奈和迷茫。”

  天寒时节,我第一次去见王振。

  他没有抬头看我,也没有言明是否接受采访。顾自跟人说起一件让他生气的事情,然后把头转向我:“我们记者能不能关注一些更值得关注的事?”

  我迎向他的目光,微笑——“你在投身农业,我也是。”

  20多年前,王振也曾做过记者。

  经历第二场天灾,龙卷风袭击园区的当日,岳母脑中风进了医院,他去医院看岳母,老人把头扭向一边,嘴里叨咕:“这下死心了吧!这下死心了吧!”

  刘玮玮是王振的妻子,也是大学同学。

  那天采访归来,她开车送我回市区。

  路上,我们聊天。

  “我俩当初回来,家里人说,这都挣点钱烧的,不知怎么嘚瑟好了,你说你俩都上了大学了,好不容易混成了城里人,回来干啥呢?当农民来了?面朝黄土背朝天!父母都白供你们念大学了。”

  她说:“有一次,我戴着头巾在路边坐着,听见过去几个人,说哎你看那是王振媳妇吗?不像啊?那回来时都夹着小包,那长得可水灵了,又白净又水灵,现在彻头彻尾成个农民了!”

  她说完,开心地大笑起来。

  熊培云著有《自由在高处》,封面人物是一尊雕塑的素描,这尊雕塑的名字叫“Self-made man”(自我塑造者),一个右手执锤,左手执凿,正在把自己从石头里雕刻成人形的人。

  见识过世界的多元,又在熙熙攘攘的中年岁月里逆流回到土地上。后来,王振说,土地让他完成了自我重塑。

  壹 “自我塑造者”

  2011年夏天,西红柿红了。

  王振拉着乡亲们装得满满的一车西红柿去销售,却因所选品种不易储存,整车西红柿无人问津。“连续半个月,早晨拉出去,到了晚上含着泪把这些柿子倒进了壕沟里,回去跟乡亲们说都卖出去了……”

  “半个多月啊,我们乐颠颠数着钱,后来才知道啊,王振他自己掏腰包赔了好几十万……”

  2013年7月2日,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。

  肇源经历了一场罕见的大水。

  “我记得当时这场大雨呀,下了足足有半个多月,棚子里的西红柿这时也马上要变成钱了,结果全泡汤了,你想想乡亲们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!他们像疯了一样,明明知道没有办法了,他们就是不罢休,他们拿着铁锹,叠坝啊、挖沟啊,有的脚都扎破了,怎么劝就是不回家……大水足足一个月才退去了踪影,惨不忍睹,到处是淤泥,到处是叠坝,破损的大棚膜迎风飘扬,棚里的西红柿烂得满地都是……那是乡亲们的希望啊!”

  2015年5月1日——

相关文章:

网站地图 | 热门标签

免责声明: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,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,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!谢谢您的合作!

Copyright © 2019 大庆新闻网-大庆信息 All Rights Reserved.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