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- 我要投稿
您的当前位置:大庆新闻网-大庆信息 > 国内新闻 > 正文

思考:当死亡离你很近,你会怎样?珍惜生 接受死

编辑:admin 时间:2019-05-16

  原标题:珍惜生·接受死

  如果,有一天,死亡离你很近,你会怎样?

  恐惧?愤怒?还是接受?

  如果你的心脏停跳,你希望做心脏复苏吗?你愿意采取如插管和机械通气这样的积极治疗吗?如果不能自行进食,你愿意采取鼻饲或者静脉营养吗?怎样度过生命的最后阶段?如何让生命圆满?

  《最好的告别》作者美国医生阿图·葛文德说:“生的愉悦与死的坦然都将成为生命圆满的标志。”

护士在给患者进行静点处置。

  怕着、盼着、瞒着

  病人进入濒死阶段时,开始为心理否认期,这时病人往往不承认自己病情的严重,否认自己已病入膏肓,总希望有奇迹出现。

  当病人得知病情确无挽救希望,预感已面临死亡时,就进入了死亡恐惧期,表现为恐惧、烦躁、暴怒。

  当病人确信死亡已不可避免,而且瞬间即来,此时病人反而沉静地等待死亡的来临,也就进入了接受期。

  无论你怕与不怕,死亡都会来

  在人生的最后阶段,患者们对待死亡的态度是不一样的,这可能因为他们处于不同阶段,也可能是他们本身对死亡的认识是不一样的。

  对死亡的恐惧常常会压垮一些人,这些人有限的余生中充满了恐惧。有的家庭刻意隐瞒病人,就是担心病人的心理防线会崩溃。

  食道癌晚期患者张大爷虽然知道自己得了重病,却不知道自己得了癌症,而且是晚期。家里人一直犹豫,是否告诉他真实病情。后来,家人觉得老人时日不多,不想他去世时连自己的死因都不知道,就告诉了他实情。自此以后,每次护士给他进行常规检查时,他都以为是要给他穿临终前的衣服。哪怕是撸起衣服袖子测血压,他都十分惊慌。

  他一遍一遍地念叨:“我得了无法挽救的病,无法挽救……”

  也有的人,坦然接受了死亡。

  罹患癌症的李大姐问:“护士长,问你个事儿呗,死的时候疼不疼啊?”护士长肯定地回答:“不疼。”

  “不疼就行,我不怕死,就怕疼。护士长,你再上班的时候,恐怕就见不到我了。”

  不久后,李大姐走了,走得很安详。

  还有些患者,期盼着死亡,甚至急切地期盼着。

  “大夫,这个病啥时候能死?”

  “这病咋发展得这么慢呢,太难受了。”

  “我不想活了,咋不让我死呢?”

  ……

  有的患者被抢救过来后会抱怨说:“哎呀,我都快到鬼门关了,怎么又把我救回来了,救我干啥,我活着也是遭罪。”

  无论你如何留恋,该走的终究会走

  无论是患者还是家属,面对现实,都是接受死亡最好的选择。

  采用姑息安宁治疗的很多病人都是危重病人,所以医护人员会循序渐进地让家属面对现实:亲人的病情正在恶化,可能随时死亡。

  这样,当死亡来临时,家属会更容易接受亲人的离去。

  记者采访时,正赶上一位患者家属咨询医生李江涛:“大夫,我怎么发现我妈的脸那么红呢,今天比昨天红,是不是病情有好转啊?”医生跟着家属去看了病人,果然,病人的脸红扑扑的。如果不是卧病在床,你会觉得她的脸色真挺好的。检查完,李江涛没说什么,给家属个眼神,家属跟着来他来到病房外。李江涛告诉家属:“患者的凝血机制很不好,家属喂东西,要喂容易消化的东西,以防止出现消化道出血,当凝血机制不好的时候,外部看着挺好的,但是体内的一些重要器官一旦出血,命就很难保住了,要有心理准备。”

  护士郭瑀说,虽然每个人都会死去,都需要接受死亡,但是有人还是无法接受亲人的死亡。她永远都忘不了一个小伙子去世时,他妈妈那撕心裂肺的哭声。这个小伙子被发现时,已经是结肠癌晚期了。他是父母唯一的儿子,也是他们最大的骄傲,他们无法接受白发人送黑发人。然而事实是,死亡终究到来,谁都无法改变结果。

  矛盾着、挣扎着、接受着

  濒死者的需求可分三个阶段:保存生命;解除痛苦;没有痛苦地死去。因此,当死亡不可避免时,病人最大的需求是安宁、避免骚扰,亲属随和地陪伴,给予精神安慰和寄托,对美(如花、音乐等)的需要,或者有某些特殊的需要,如写遗嘱,见最想见的人等。病人亲属都要尽量给予病人这些精神上的安慰和照料,使他们无痛苦地度过人生的最后时刻。

  无法表达想法,死亡往往身不由己

  在综合内科(二)病区,生死是每天的课题。如果可以延长寿命,但身心十分痛苦,你会怎样选择?

相关文章:

网站地图 | 热门标签

免责声明: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,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,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!谢谢您的合作!

Copyright © 2019 大庆新闻网-大庆信息 All Rights Reserved.

Top